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指数对比 >网赌一辈子_里拉崩盘 土耳其离资本管制还有多远?
网赌一辈子_里拉崩盘 土耳其离资本管制还有多远?
2020-01-11 16:46:52

网赌一辈子_里拉崩盘 土耳其离资本管制还有多远?

网赌一辈子,里拉崩盘,土耳其离资本管制还有多远?

在遭受特朗普政府对土耳其加征关税的打击之后,土耳其里拉对美元一度狂泻18%,让其年初至今跌幅达到40%,随后里拉接连大跌,几近崩盘。如何阻止土耳其里拉继续以自由落体的方式下跌?

最新消息显示,土耳其当局仍未考虑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金融援助,而为帮助土耳其应对里拉大幅贬值和美国制裁,卡塔尔火线驰援,于15日宣布将向土耳其提供150亿美元经济支持。

不过这样的援助额度对于土耳其而言恐怕实际作用有限。牛津经济研究院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提出,目前土耳其包括经常账户赤字和到期债务的外部融资需求在2122亿美元左右,远超其外汇储备,土耳其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需要通过外部融资找到2000亿美元以上资金才能渡过难关。考虑到外国的资金流动正在枯竭,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份报告还称,里拉的崩溃使土耳其陷入了货币危机,为防止这一货币危机转变为债务和流动性危机,当局面临着一个两难选择:要么接受紧缩性财政和货币政策导致的经济减速 (和可能的经济衰退),要么实行资本管制。

牛津经济研究院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学家祖克( Nafez Zouk)在回复第一财经记者的邮件中提出,目前土耳其当局的回旋余地有限,且时机并不站在他们这一边。而在当前的政治氛围中,资本管制看起来比经济衰退要略强些,但是资本管制也不能解决土耳其的问题,而且一旦开始,将会使调整过程更加痛苦。

外汇储备岌岌可危

目前有消息人士称,卡塔尔承诺对土耳其投资的150亿美元资金,将会注入银行和金融市场。然而这笔雪中送炭的资金,恐怕很难救土耳其于水火之中。

实际上,在美土冲突加剧之前,资本流动问题就已经困扰了土耳其长达数月之久,伴随特朗普政府对美宣布加征关税,一切矛盾都爆发了。

8月10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狂泻18%,这使土耳其陷入了一场全面爆发的货币危机之中。

牛津经济研究院在报告中称,此次土耳其的货币危机触发点击是政治问题,但是基于经济问题而产生的,而目前里拉的表现比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期时还要差。

具体而言,这种下跌的根源在于更大范围的风险:目前土耳其企业部门的外汇债务偿还成本飙升,这已经对银行资产的质量构成威胁,并让土耳其在未来一年内满足其约2000亿美元外部融资需求的能力处于危险中。当然,在利率上升和美元走强的背景下,美国实施制裁则给了土耳其经济和资产最终一击。

报告还称,土耳其需要果断采取行动,但历史表明,土方会有所拖延,这意味着里拉的压力将会持续下去,可能让土耳其陷入一个自我造成的恶性循环中,从而导致全面的收支危机。

目前土耳其外汇储备的状况岌岌可危。上述报告提出,虽然980亿美元储备资产的总体数字看起来还像是一个舒适的缓冲带,但土耳其的可用储量大约仅仅是其中的三分之一。

除了流动性不强的黄金储备外,土耳其央行(CBRT)的流动性外储中有一半以上是银行所需的准备金,土耳其央行只有剩下的320亿美元可以作为流动性外储。

更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外储在危机时期是否可用是值得商榷的:报告指出,土耳其央行坚称它们可用;投资者则认为这是征用了商业银行的外汇存款。

与此同时,迅速积累的外汇债务使得土耳其负债累累的私营部门非常容易受到里拉变动影响。考虑到55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以及大约1500亿美元的到期短期债务 (银行占820亿美元,企业部门占660亿美元),土耳其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需要通过外部融资找到2000亿美元以上(占土耳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4%),考虑到外国的资金流动正在枯竭,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从国际收支到实体经济的溢出效应,最终很可能会影响银行部门。自2008年以来,土耳其银行从国际清算银行和市场两方面大规模举债,在外汇市场上,土耳其通过低利率向企业部门放贷而获益。其结果是,外部债务大量积聚。

资本管制不能排除

土耳其裔著名经济学家、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认为,目前土耳其本身只有三种选择:以消耗央行储备为代价出售美元,宣布大幅度加息以及资本管制。这三剂都是“毒药”。

祖克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目前土耳其在政策选择方面没有简单的办法,其选项包括:大规模加息,资本控制,承诺进行可信的财政整顿,支持易受影响的部门以及缓解美土紧张局势。

在大规模加息方面,要看到土耳其央行通过紧急加息就可以重塑信誉和市场信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最近的里拉贬值可能将通货膨胀率推至 20%,利率将需要至少上升至 25%才能确保强劲的实际利率缓冲。祖克指出,这将进一步收紧融资条件,并很有可能将经济推入一场技术性衰退之中,为此这是土耳其方面最不愿考虑的一个可能性。

祖克表示,目前不能排除资本管制的可能性。不过考虑到经济的开放程度和金融市场的深度,实行资本管制,特别是对非居民交易的控制,除非是短期行为,否则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适得其反的。

他认为,不过土耳其方面可以考虑的是采取与2012年塞浦路斯经济危机时类似的行动,而此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讲话中也对此有过类似暗示。

祖克称,与承诺进行可信的财政整顿等方案相比,缓解美土紧张局势这一选项,目前看来最能消除市场上相当程度的不确定性。

牛津经济研究院也在上述报告中提出,美国牧师的获释似乎是改善这一关系的先决条件,且土耳其方面也有在政策方面出现转向的历史(俄罗斯2015年对土耳其实施制裁之后又与对方合作)。

8月15日,土耳其方面释放出一些和解信号,表示只要美方不再威胁土耳其,土耳其准备与美国开启相关讨论。不过白宫方面回应,美国没有计划取消对土耳其的高额钢铝进口关税,如果涉恐牧师被释放,美国方面可能取消对两名土耳其高官的制裁。

上述报告预测,土耳其方面可能会以一种保全面子的方式收缩。不过美土关系仍将非常复杂,而美国似乎将越来越多地使用制裁作为其外交政策的延伸。(实习记者林然对此文亦有贡献)

+1
作者:匿名